全站搜索
澳优 澳洲特价保健精品
澳大利亚的多种保健佳品

   

    微店:曲老师珠宝/哲学工坊

     

        微信:QLS068689

投稿 quweibj@163.com


微信图片_20180305212531.jpg

传说网网络滚雪球和投稿的方法


."网络滚雪球"方法:

    除新闻类栏目外,原则上其余栏目均可进入“网络滚雪球”文字游戏程序。一为“攒雪球”:写作发起人写开篇,然后交他人续接,自己也可以续接;二为“滚雪球”:或纵向续接他人所“攒”之“小雪球”,将其滚大;或横向就同一主题独立成篇,另“攒”一个“小雪球”;以上方法都可以逐渐滚写成“大雪球”;各个“雪球”逐渐合并滚成全网站的“大雪球”。


二.投稿方法:

   “攒雪球”即撰写开篇的作者,可将稿件投至下面的邮箱,注明文章的标题、尊姓大名(笔名)及联系方式;“滚雪球”续写的作者,可以直接在文章下部的评论中续写,评论栏目最多可输入文字900字左右,如果一次上传容量不够,可以分多次上传,并请注明序号。无论是“攒雪球”还是“滚雪球”,本网将择优正式发表。我们尤其热烈欢迎“文学青年”试笔,展示风采。

  

  投稿信箱:quweibj@163.com1602929101@qq.com

  投稿微信:QLSYW418

  传说网在线 QQ群:196314717,欢迎传说网友入群交流


传说网微信公众号子系统

加油站的冥币12 续接人/勤力>在检查机关的公诉书中,确实提到了一次宴请.....

 二维码

加油站的冥币12

勤力

画面再次渐渐隐去。

王武猜测,这一定又是在换片子。他趁这个空当心想:“从前两集播放的内容来看,在最初的时候,双方都认可这件事的起因的确是一笔经济合同,一审法院的认定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可是,二审法院的认定怎么可能是截然相反呢?这个案子又怎么成为了一个刑事案件?当然,从被告公司这两人的对话中似乎可以感到这其中还隐藏着一层没有暴露出来的内容,那又是什么呢?他们,尤其是那位尉总,他的小舅子在双方签订合同后都做了些什么?以前又做过些什么?令那位雷先生如此不放心?他们在搞什么名堂?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猫腻吗?”

王武就这样胡思乱想着,他向周边张望,希望骨冰冰能帮助解答一下。可是,周边除了几处晃动着的发着黄绿色荧火的地方之外,都是昏暗的或是黑漆漆的一片,她现在并没有出现在附近。于是,他心中默默念叨着自己的愿望,希望那个女鬼能够依靠自己的感知能力快速出现。不过,这一次,他没能如愿。

画面终于又出现影像了:

字幕:***休闲度假村  餐厅  **包间  内置很豪华

边总与夏经理正在翻阅菜谱

夏经理:百鱼宴,据说这湖州的百鱼宴有400多种鱼肴呢。咱们按什么规格?这地方可不便宜…

边总:当然按最高嘛,挑有特色的点。什么五色鱼线、湖州鳝丝、清蒸鳝段、烤煸鳝背。这叫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老婆抓不着流氓!

夏经理:哈哈…您还真把客人当做狼和流氓吗?

边总:你说呢?我还真有点儿这种感觉呢。

夏经理:此话怎讲?

边总:我他妈的前两天做了一个梦,开车出去办事,办完事出门一看,发现外面全都变了,我怎么会呆在一处非常荒凉的地方?车也丢了。心里那叫一个恐惧、着急!猛醒过来以后就再也睡不着了,翻来覆去的想,就是瞎琢磨,凭什么要做这种梦?是不是有什么原因?后来,我就觉得咱们是不是上了别人的套儿?妈了个巴子的,肯定是这么回事!

夏经理:边总,您这是?…

边总:那天在办公室,你一说,我心里就咯噔一下。如果那个钓鱼协会的人,他的真实身份是发改委的,他说不定就知道有关价格调整的事,也就有可能把消息透露给姓尉的。那姓尉的会不会利用信息不对称的优势给咱们设一个局呢?你想,我们的下家怎么就会突然不见了?而且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去过工商局,就没查到那家公司。你想,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公司正好在我们寻找下家的时候找上门来?这意味着什么?

夏经理:他们的5万块钱也不要了…

边总:所以我才怀疑是个局!据说那个姓尉的以前就和别人干过这种事。

夏经理:您是说这是一个诱饵,一进一出套走了我们23万?可是…我们…

边总:直说。

夏经理:要说是个局,我们没有直接证据…

边总:那倒是。除非找到那个下家。可找到又能怎么样?到头来人家肯定不会承认,也就是认栽那5万块钱。我们也不可能和B公司打赢一场经济纠纷的官司。

夏经理:既然您都琢磨到这份儿了,那还要这么破费的请他们?

边总:哼哼…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嘛。

……

一位身着深色西装的年轻人进入包间,弯身低声说道:边总,夏经理,外面都准备好了。

边总:你去到周围转一圈,看看客人们到了没有,如果来了,就叫张经理、李经理过来陪客。你带人在远处按计划行事,懂吗?

年轻人:明白。

夏经理望着年轻人退下。

夏经理:我还真有点悟不出您请这顿饭的用意啦。

边总:这叫礼尚往来嘛。以后,你就明白喽!哎,你说,他们会来吗?

夏经理:应…应该会吧。不就一顿饭嘛,他们不会想那么多,您这不会是什么鸿门宴吧?

边总:不不不,今天就是一顿真正意义上的盛宴。

夏经理:就是说…饭后再安排去洗浴中心?然后再到歌厅?…

边总:哈哈哈…你想得不错,很周全嘛!

……

以后的画面就是六个人吃饭的情形。在本次饭局中,出现最多的内容就是那位边总不时提起一个兴建支线机场的工程项目,说己方能够确保施工资质,将来双方之间的合作大有作为等等。而对方也时而点头表示认同,时而举杯祝贺争取拿到项目等等……

王武看到这里想了起来,在检查机关的公诉书中,确实提到了一次宴请,就是在这次宴请过后,还赠送了很多礼品,整体花费大约为3万多元。为此还出具了发票、录音以及截取的视频影像,可以说事实清楚。A公司以此证明:本次花销的目的是为了求助对方拿到‘项目’;以前对方收取的28万元是好处费而不是定金。B公司仅仅是因为掩护的需要,才做了一个虚假的合同。由于没有给予任何帮助,也不肯退还好处费,所以涉嫌欺诈。他们在辩词中还解释道:如果仅仅是因为合同纠纷,是不可能在已经得知生意不可能实现的情况下,还要进行如此规格的宴请。而雷先生也正是B公司请来的‘内部’人士,所以才参加了这次吃请。据说,由于B公司尉总始终不认可本次案件属于诈骗,也不承认雷先生与此案件有关,此人最终没有受到刑事追究,只是所在单位给了他一个处分。

尽管王武紧盯画面,但并没有再发现值得注意的情节,这确确实实是一顿盛宴。他只是因为画面中经常出现喝啤酒饮料的镜头而感到口渴。于是,他犹豫了很长时间才将那杯地狱之水端起来,他心想:“这水不应该有什么问题,我毕竟是访问学者,应当算是有些身份的人。它们应当尽地主之谊,否则,堂堂地狱当局做如此下三赖的事,那也太丢身份了。”

……

一响咯吱吱的声音惊得王武头皮发紧,连杯中的水也剧烈晃动起来。他这才发现,骨冰冰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自己的身旁。

“你不喝,我就不来。”她撅着嘴说。

“你吓着我了!”王武说完心想:这家伙鬼气重得很呐。

“不许这样想象。”骨冰冰有些撒娇的摸样:“如果你在鬼界有一个知己,说不定就多了一份法力呢。”

“为什么我不喝水你就不来?”

“相互尊重才能礼尚往来嘛。”骨冰冰妩媚地一笑:“你也别查啦,知道多了也没用,世上的人有谁会相信呢?如果被人认定为鬼话,就一定不会有好的结果。别人会说你鬼点子、鬼主意、鬼算盘、扇阴风点鬼火…”

“我就说是从神祗那儿得来的信息…”

“神也好不到哪儿去。什么神侃、神聊、神话、神扯…都不是什么褒义词。”

“神还是有的,比如:神算、料事如神、神来之笔等等。”

“那都是因为各有所图。人世间就是这样自相矛盾,一方面不相信鬼神,另一方面又怕遭到鬼神的报应而敬鬼神,说白了就是人有亏心事,就怕见鬼神,一个怕字当头呢!”

……

欢迎续接

2013.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