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澳优 澳洲特价保健精品
澳大利亚的多种保健佳品

   

    微店:曲老师珠宝/哲学工坊

     

        微信:QLS068689

投稿 quweibj@163.com


微信图片_20180305212531.jpg

传说网网络滚雪球和投稿的方法


."网络滚雪球"方法:

    除新闻类栏目外,原则上其余栏目均可进入“网络滚雪球”文字游戏程序。一为“攒雪球”:写作发起人写开篇,然后交他人续接,自己也可以续接;二为“滚雪球”:或纵向续接他人所“攒”之“小雪球”,将其滚大;或横向就同一主题独立成篇,另“攒”一个“小雪球”;以上方法都可以逐渐滚写成“大雪球”;各个“雪球”逐渐合并滚成全网站的“大雪球”。


二.投稿方法:

   “攒雪球”即撰写开篇的作者,可将稿件投至下面的邮箱,注明文章的标题、尊姓大名(笔名)及联系方式;“滚雪球”续写的作者,可以直接在文章下部的评论中续写,评论栏目最多可输入文字900字左右,如果一次上传容量不够,可以分多次上传,并请注明序号。无论是“攒雪球”还是“滚雪球”,本网将择优正式发表。我们尤其热烈欢迎“文学青年”试笔,展示风采。

  

  投稿信箱:quweibj@163.com1602929101@qq.com

  投稿微信:QLSYW418

  传说网在线 QQ群:196314717,欢迎传说网友入群交流


传说网微信公众号子系统

加油站的冥币14 续接人/力力

 二维码
来源:传说网

加油站的冥币14.

力力

渐渐地,王武觉得自己视线中的影像开始扩展,从那些漂浮在自己面前的眼珠儿的周边不断放大,到了后来,那些单一色调的影像就显现出人的轮廓。

“我这是在哪儿呢?”当王武逐步从迟钝中明白过来时,首先就这样想。那时,他感到自己目光所注视着的物体是模糊的、晃动的,他眼前的一切还都是淹没在雾气之中。

这真是奇迹。”一旁的人禁不住惊叹道。

王武似乎听见有人这样赞叹,他的听力恢复要比视觉快很多。他的身体还不能挪动,只好靠目光向传出声音的方向斜视,可还是看不清楚,他只能转动着眼球用耳朵听着。

“是呀,昨天上午还有个医生说他可能会成为永久性的植物人呢。可是到了下午,他就开始出现反应了。”

“没错,今天他就苏醒了…”

尽管王武一时还不能准确地分辨具体都是谁在讲话,但他的目光已经开始能够聚焦。这使他判断出自己就躺在一家医院的病房里,周边的人似乎有父母、单位的同事,还有一些邻居。那么多人挤在病床的周边,好像是在围观搓麻的场景。

“我…怎么了?”王武说话有些吃力,有力无气地问。他想坐起身来,扭动着身体。

“别动,快躺好了。”母亲按住了王武。

“我…到底…怎么啦?”王武有些急切,伸出胳臂再次想坐起来。

“你已经昏睡一个多月啦。”母亲轻声说。

“一个…月?”王武有些迷惑:“我在做梦,梦见我去了…鬼门关…奈何桥…三生石…还有…”

“看他都在说些什么?他是在说胡话呢!”父亲说:“让他坐起来也好,躺这么久了,换个姿势。”。

王武在家人的帮助下,坐了起来。他继续寻找,希望杨靖能够出现。但始终都没有她的身影。

也不一定呢,”母亲纠正父亲:“也许,杨靖那孩子说的对,这就是一种什么魔法…”

“什么魔法呀,就是中邪了。”

“你知道吗?”母亲说对王武:“那天晚上,你睡下之后,就再也不醒了,一直到今天为止,整整33天啦。连大夫都说不清你得的是什么怪病,真急死人了!”

“后来,就是那个叫杨靖的女孩儿,她说出了冥币的法力。可那时谁也不相信,怎么可能嘛?!”一个邻居说。

“她…在哪呢?”王武问。

“她在上班,已经打电话把你的情况告诉她了,人家一直都很关心你呢。”

“她…都说了些什么了?”王武问。

“从一开始,她就说你这是灵魂脱壳,是精气神随着一张什么带血的冥币,飘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儿,也许睡一段时间就醒了。”父亲有些疑惑地说:“我们就想,随着冥币能飘哪儿去呢?那能是正经八百的地方吗?”

“连大夫都奇怪,”母亲接着说:“说你是植物人吧,很多症状又不像。比如:肢体对疼痛性刺激没有屈曲性逃避反应;智力、思想、意志、情感以及其他有目的的活动均已丧失;其眼睑不能睁开,眼球不能活动,不会说话,不能理解语言,不能辨认;主动饮食能力丧失,没有吞咽、咀嚼、磨牙等动作;一个月都无大小便失禁现象。脑电图平坦,从来都没出现什么出现静息电位呀,什么高波幅慢波呀,什么α节律呀,什么都没有。尽管如此,谁都相信你还活着。因为你的瞳孔没有扩散;还有心跳,每分钟只有3次;有体温,只有17℃;没有血压。就这样不死也不活的躺着,直到昨天,才有了苏醒特征。先是眼皮动了,后来眼珠儿转了;心跳从每分钟3次逐步递增到30次;体温开始上升,平均每10分钟上升1℃,身体从原来的阴凉变得温热,胆小的人还以为你会爆炸,可后来你却尿床了。多亏早就为你铺好了尿不湿,这还是人家杨靖姑娘想的周全,那女孩还是挺心细的。哦,大夫说这是好事,毕竟有了生理反应。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后来进行专家会诊,其中一位大夫说,这与一些动物的冬眠差不多。可人怎么好端端的怎么会冬眠呢?吃错药了?还是有了特异功能?你爸后来也相信你是丢魂儿了……

“怎么会有那么久呢?”王武的心思很乱,一个一个的想法不断在他的脑子里翻转。他没有心情听他们唠叨,心思一直跟随着那些涌动的念头滚动:

在他觉得,只是打个盹的时间,根本就没有骨冰冰说的两个时辰,可是,她却用一阵妖术把我弄了回来,想必是不让我耽搁更多的时间?如果是这样,将来一定要与地狱当局问个明白,要出台一个弥补办法,尽量减少时间差对访问者的影响。否则,弄得不好,等人们返回的时候,就成了世上已千年,回来时一切都变得陌生了。

他总觉得自己只是睡了一宿觉,期间做了很多的梦,他还依稀记得,这其中原本就包括一个完整的故事情节,但现在回想起来却是一番支离破碎的感觉。

在王武的感觉里,这一次的事件说明:天堂与人间的确存在着时间差。他过去只是听说过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的说法。但是地狱与人间的时差又会是怎样呢?他思索着,记得还有人跟他说天堂和地狱的时间是静止的,所以才可能造成人间的光阴飞转的想象。……

“我想回家。”王武忽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我好饿…”

“看,他知道饿了,口渴吗?”一位听说患者苏醒而匆匆赶来的大夫摸着王武的脉搏问:“你那么多天别说进食,任何输液、鼻饲都无法进行。那时,你的身体器官完全自我封闭了,居然能还没有脱水,真是怪得很。现在看起来,他恢复的也很快嘛!”

“我不渴。”王武还依稀记得骨冰冰拿给自己的地狱之水,现在就切身体会到这东东的神奇:“难道它也具有时差一样的功效?一杯顶一桶呢?也说不一定…”

“我初步判断他可以回家。” 医生对周围的人说:“一会儿,我通知护士带着他去做一个体检,测一下脉搏、血压、心电图等,如果没什么问题就可以回去了。回去以后先吃一些流食,不要进食太多,要循序渐进。”

这个时候,所有在场的人都放下心来。那位律师所派来的的办公室主任,他一直在旁边观看,从来都能没有差说一句话,只是在医生离去后也过来安慰王武几句,然后跟随着其他人一起,离开了病房。

……

当一切都按照程序办完之后,到了傍晚的时候,王武终于回到了自己家中。他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翻阅资料,他想弄清楚本次地狱之行的每个细小环节。

……

欢迎续接

2014.4.28.


文章分类: 灵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