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澳优 澳洲特价保健精品
澳大利亚的多种保健佳品

   

    微店:曲老师珠宝/哲学工坊

     

        微信:QLS068689

投稿 quweibj@163.com


微信图片_20180305212531.jpg

传说网网络滚雪球和投稿的方法


."网络滚雪球"方法:

    除新闻类栏目外,原则上其余栏目均可进入“网络滚雪球”文字游戏程序。一为“攒雪球”:写作发起人写开篇,然后交他人续接,自己也可以续接;二为“滚雪球”:或纵向续接他人所“攒”之“小雪球”,将其滚大;或横向就同一主题独立成篇,另“攒”一个“小雪球”;以上方法都可以逐渐滚写成“大雪球”;各个“雪球”逐渐合并滚成全网站的“大雪球”。


二.投稿方法:

   “攒雪球”即撰写开篇的作者,可将稿件投至下面的邮箱,注明文章的标题、尊姓大名(笔名)及联系方式;“滚雪球”续写的作者,可以直接在文章下部的评论中续写,评论栏目最多可输入文字900字左右,如果一次上传容量不够,可以分多次上传,并请注明序号。无论是“攒雪球”还是“滚雪球”,本网将择优正式发表。我们尤其热烈欢迎“文学青年”试笔,展示风采。

  

  投稿信箱:quweibj@163.com1602929101@qq.com

  投稿微信:QLSYW418

  传说网在线 QQ群:196314717,欢迎传说网友入群交流


传说网微信公众号子系统

异动--非同寻常6 续接人/沉磨

 二维码
来源:传说网
文章附图

非同寻常6

沉磨


杨双已经回到V市两天了。他这次回来并没有与星星的老公一起返回,只是在临走的前一天告诉对方说:自己这一次首先要去省城办些有关审批手续方面的事情,然后还要再次返回上海,之后才能根据情况回到V市。你要是等不急的话,也可以自己先行返回,我们肯定是走不到一起的。而那位中年汉子也早就不愿意再在异地耗下去,他已经得知家里面出的事,一听这话,在当天就踏上了返程的火车。

就这样,杨双到达省城后,一刻也不耽搁,直接搭乘晚间到达V市的长途汽车,趁着路上人员稀少,悄无声息地回到了坐落在西隅镇附近的办公地点。

他回来后也没有公开露面,只是从一位帮助值守院落的林老汉那里打听消息。此人就居住在西隅小镇,原来是位林业工人,一直退休在家,后被找来聘请为临时工。这位老人家身体硬朗,以前就隔三差五的来打扫院落,再带些自家种植的蔬菜,没过多久,彼此之间相处的就非常熟悉了。

杨双经过询问,得知任冲冲和兰一飞都不在,已经在几天前被一辆小轿车接走了,任冲冲临走时嘱咐说,他们到北京去,这里就由林老汉照看。杨双对此虽然感到有些沮丧,但也觉得自己反而可以更加独立。

杨双之所以更倾向于一个人单独行动,目的就是注视着那场所谓的神秘疾病的发展。也是因为,几天以来,黄主任一直打电话要求自己暂时不要回来,告诉他说:V市正发生一种传染病,而这种传说中的疾病,其中的一项症状,就与他过去描述过的,让有关动物们出现的临床症状十分相似,那就是酒糟依赖。目前,到处都在传播这样的信息。可想而知,这其中的矛头指向是不言自明的。

“这怎么可能呢?”杨双想:“自己走的时候,什么迹象都没有,才过了不到一个月,情况就变得如此紧急,难道这真是冲自己来的?如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把一切原因都与自己联系在一起,这简直太要命了。可这又是为什么呢?”对此,他除了不相信,再就是要了解这件事究竟是怎样演变成这种局面的。他后来又在想:“如果情况真的就是这样,那又该怎么办呢?”不过,他有一点是有底气的,那就是自己真的还没有在V市进行过此类的实验。

很快,林老汉就帮助杨双收集到了一些当地的报纸,他自己也利用QQ在当地论坛上与网友们进行经了一番沟通。没费很多时间就了解到目前在转基因的问题上有两种截然相反的争论,而且几乎是对每一个问题都有相互对立的观点。

反对者举例:老鼠食用了转基因土豆之后免疫系统遭到破坏;一些害虫的天敌也因转基因植物致死;以转基因食品喂养的老鼠出现器官变异和血液成份改变的现象;

转基因稻米会带来诸多生态环境和食品安全方面的风险。在食品安全方面,由于稻米在大多数情况下是直接食用的主粮,因此其安全性尤为关键。然而,非法转基因稻米的安全性没有经过长期评估,食用它是否安全存在着很大疑问;

在生态环境方面,由于转基因品种在种植过程中可能发生转基因逃逸,通过花粉和种子,转基因会转移到相邻的同类型非转基因品种中。在实验过程中,参加实验的多种水稻密集地种在一起,由于相互之间距离很近,发生了转基因逃逸,造成大范围内的基因污染;

已经发现一种基因工程大豆会引起严重的过敏反应;用基因工程细菌生产的食品添加剂色氨酸曾导致很多人死亡和伤残;发现牛奶中含有在牧场中施用过的基因工程的牛生长激素;基因工程公司生产的西红柿虽然耐储藏、便于运输,但它们含有对抗抗生素的抗药基因,这些基因可以存留在人体内;这些人为的特性会一代一代的流传下去,影响其它有关和无关的生物;这些东西将永远无法被收回或控制, 后果是目前无法估计的;

转基因食品对动物身体器官的损害,已经被很多研究报告证实;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普遍存在以下几方面的怀疑:1、产生毒素或增加食品毒素含量。一些研究学者认为,转基因食品可能增加微量毒素的含量,严重的会导致某些遗传类疾病。2、营养成分减少。有伦理和毒性中心的试验报告说:转基因食品中对人体有益的成份减少了12%至14%。3、引起人体过敏反应,造成不可预知的后果;

还有食品安全专家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转基因食品在理论上至少存在5大潜在危险:产生毒素,引起人类致癌致畸或基因突变;导致人体产生过敏反应;引起食物营养结构失衡;使人体产生抗药性;使自然和生态环境失衡。现在国外许多国家因此抵制转基因食品上市。

可以看出,这些报道都在有意无意地将转基因存在的问题与本地发生的事件联系在一起,向人们示意:既然转基因物品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和危害性,那么V市发生的问题也很可能具有某种转基因作用的嫌疑。

也有一些反对的声音,题为《不必对转基因产品杞人忧天》,这是一篇转载的文章,作者是一位生物学家,认为:转基因农作物以及转基因食品对比那些使用杀虫剂一类的非转基因农作物和加工食品来讲,显然是后者对人类造成的不良影响更大;

还有文章报道,近日国外进行的一项最新科学调查,审查了过去30年的家畜饲养研究资料,其中囊括了1000多亿个动物;还以18年前首次引入的转基因饲料为食物的家畜进行对比,表明在营养和健康方面与其它以非转基因食物为食的动物相比并没有太大差别。这项研究还发现,科学研究也没有发现消耗转基因饲料的动物所产生的肉类、牛奶和其它食物产品的营养组成与同类有任何差别。

不过,显然是反对的呼声远远大于支持的声音。

杨双看这些文章的时候,开始还觉得这不过是过去那些论战的再次爆发,并没有提出更新一些的颠覆性的观点。倒是他在与医院附近小区里的人们闲聊,得到的一个怪异的现象更让他感到头疼:V市的酒糟脱销了。这使他心情开始不安。以前,这种东西都是作为牲畜饲料的添加物,现在却成为很多家庭疯抢的物品。据一些知情人介绍,吃了这种东西,便可预防本次疾病,得了病则能减轻症状。究竟是根据什么?人家说属于商业秘密。有知情人说,这是从一家卫生局下属的机构传出的偏方,单位绝对是正规单位,里面有资深的医疗专家。说是效果很好。通过加工,添加一些他们配置的中草药,便可达到预防的目的。也不难吃,可以作为饭后茶余的点心尽情享用。杨双觉得这就怪了,堂堂的卫生部门是根据什么采用如此方法呢?想来想去,怎么也想不明白。他只知道:以往,在很多重大事件发生后,都会出现一些抢购的事件。这里面就有很多专家学者的贡献,成就于他们做出的常人所不知道的解释。也许,这一次也是那些聪明的生意人和学者,利用人们焦虑的心态,发一笔横财么?

但是,杨双后来发现,有些事比他想象得要严重的多。因为,有很多媒体都在转载同一个信息:另据知情人透露,那家医疗机构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从一个无意当中得知的信息里受到了启示。据说是山林里那些转基因动物就是经常食用掺有同一配方的饲料,名义上是使用欧盟的标准,实际上则是在进行一个不为人知的科研项目,而这个科研项目是由上海一家权威机构主导的,本地也有资深研究人员介入。究竟是一种怎样的项目?有人推测,很可能与山林里那批转基因动物相关,应该是在控制什么症状的发生。在这之后,人们觉得这里面可能还隐藏着更多的不为人知的秘密。如此一来,媒体开始将矛头不点名地对准了农业部门,认为有可能是他们造成了这场危机。



有媒体还举一反三,列举了某国科学家培养转基因蚊子控制疾病的做法:那批放飞的经过基因改造的蚊子都必须定时服用四环素,否则很快就会死亡。与之交配的蚊子,它们的后代也具有相同的基因遗传。只要掐断四环素的供应,蚊子就会很快死去,因此达到了杀灭蚊子的目的,属于基因武器的范畴。如果是这样,那会不会V市的情况也具有相同性质呢?这会不会成为这一地区的灾难呢?……

另一条消息也同样让他胡思乱想,有消息称:某领导人家属以及与之来往的合伙人,有可能感染了超级病毒,已经被医疗机构转送北京救治。……

杨双看到这里便呆住了:难道他们是因为受到感染才去北京的吗?不过,他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刚回来时,看那位林老汉的表现,并没有显示出惊恐的意思呀?也没有提及任何与疾病相关的消息。另外,他们也不是被医院转走的。他不断地在综合各种信息,想整合出一条思路……

后来,杨双终于意识到这些收集到的信息确实与自己的研究方向非常相似。他隐约感到这一次已经不再是以往的那种论战。那个时候,辩论的双方仅仅是学术性的争辩,这一次还真的像黄主任说的,就是想把一种责任推卸到一个具体的目标,就是在指责山林中的那批转基因动物。这种指向使他觉得一阵阵的眩晕。

好久,杨双的情绪才稳定下来。他很坚定地想:“别他妈胡扯了。有些媒体一天到晚捕风捉影,胡说八道,唯恐天下不乱。自以为是个什么精英,实际上,屎壳郎趴在城门上~假充大铆钉。”虽然,这样一番内心的怒吼安慰了自己,可是,毕竟那些在大街小巷里流传的说辞与自己的一些构思联了起来。“这也不会是人家凭空想出来的吧?怎么会那样巧合呢?尽管这样的说法听起来是那么荒诞,但是,就是因为将可笑的事情以一种异常郑重的方式展现出来,才显示出具有内在的目的。或者,是首先有人传递了某种信息,然后被人进行修饰,加以利用?…”他这样想着,心里开始统计都有哪些人会提供如此的信息。他决定先找一些利益关系相近的人摸摸底,探寻一下。

从这天的下午,杨双经过一番折腾般的电话联系,终于在晚上找到了黄主任。

“怎么说都没用,你还是回来啦!”黄主任在电话里压着声音问:“不是不让你回来吗?”

“再不回来就更让人怀疑了。”杨双有些迫不及待:“咱们出来坐坐好吗?我有话问你…”

“我出不来,还在隔离着呢!”电话那一头儿的黄主任一边说一边挥手示意莎莎把门窗都关好:“就是能出去,我也不去。认识我的人太多了…”

“我又不是逃犯,怕什么…”

“嗨呀,就别说那么多没用的了。快说!你要回来干些什么?”

“我要解释!我们根本就没在V市搞过任何针对性实验。”

“没用!谁信你?我信你,别人能信吗?这不是什么学术问题,这是权术问题,你懂不懂?”

“我不管什么权术…”

“你当然不管,可别人要管。所以,你不管也不行,你不管就是傻子。明白啦?你听我说,现在的事,就是要找出一个责任人,是有人想要推掉责任。你本来不在,还可以敷衍。你却回来了,那就一定与你有关了。你是不是一定要让别人想到你的存在?你还看不出来,现在是有人想让眼前的这场疾病与转基因产品联系在一起,明白吗?”

“不明白!”

“听我说,咱们也别抬杠了。你与其在这儿跟我牛头不对马嘴,不如找一些懂法律的人聊聊。比如说,你不是和牛局长关系还不错吗,让他帮帮你…”

“我们关系没那么深。”杨双唉声叹气地说:“唉!我已经找他一下午了,根本找不到,人家忙着呢。他手下的人不是说他开会,就是说下乡了。我以前有他一个电话,也打通过。可现在不是没人接,就是暂时无法接通。这些人,只有他们想找我的时候才能见到,有事找他们真是难死了。我实在没法联系上他…”

“那就找任冲冲,那丫头有些门道,你先找她。她准有办法。”

“她这几天没在V市…”

“你打电话找她呀!要快!肯定有用。”

杨双这才想起任冲冲的家庭背景,开始在手机里翻找她的电话。只是,他拨了几次都无人接听。正当他准备出门的时候,对方把电话打过来了。在电话里,他述说了眼前的局面,想让她赶快回来。

“我现在回不来。”任冲冲在电话那边说:“我在北京与霍叔叔在一起,在他的博物馆里帮忙,和他女儿住一个房间。你呀,也别那么担心,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我们觉得就是一个普通的流感。你想呀,如果与山里的动物有关,霍叔叔怎么没事呢?他都和我们家‘四筒’接触过,还去了一个神秘的山洞。我怎么没事儿呀?兰一飞怎么没事儿呀?你不是也活的挺好吗?”

“所以,我想联系一下牛局长,让他帮我正正名…”

“找他有什么用?那家伙油着呢!你不把他逼到绝地,他不会帮忙的。这样吧,你先写一个辞职申请书,就说由于一些特殊的原因,具体说就是工作环境有什么什么样的问题,准备辞职不干了,还想回大学当老师。然后找政府办公室,交给一个姓朗的秘书…”

“这管用吗?”

“没用再说嘛!你先试试。我觉得他们逮不着山里那些东西,就一定还用得着你呢。”

“真的是这样吗?!”杨双放下电话心想:“我一直就觉得不对劲儿呢!也许,可能,只不过现在的情况都是让那些莫名其妙的事儿给闹昏了头罢了”

……

任冲冲的这一招果然管用。第二天一早,申请书刚刚递过去一个小时,就有人电话告知他,说任市长目前在省里参加会议,很快就会回来。如果有什么为难的事,可以尽管向他们提出要求等等…,如果是因为遭到别人干扰的问题,可以向有关部门报案…也可以直接找牛局长帮忙,协助处理等等。

这样一来,杨双还真的如愿以偿地见到了牛局长,而且是在自己的工作室里见面的。

“可是,你有你的道理,别人也有别人的理由。究竟认可谁的说法,我们也说不清楚这些事。”牛局长听完杨双的叙述,心平气和地说:“不过,你可是曾经当着我们的面说过的,要研发一种基因武器,是什么接触性传染等等。现在如果想收回去,就必须要有过硬的证据呦!比如说,你要切实证明从来都没有研制过,也没有使用过。不过,你确实有过这种念头,这可是你亲自设想出来的呦。这的确很难办,尤其让媒体刊给登出来了,你怎么能随便告诉媒体呢?他们可是为了吸引眼球,对那些越是离谱的事就越来劲儿。所以…唉!”

“您认为是我对媒体说的?…”

“不是你吗?我不太清楚。我一直觉得只有你们才懂得这些。我们编都编不出来。你应当好好反思一下啦!”牛局长喝口水:“也没准儿是什么时候,你在哪儿喝高了,提前公布的科研成果?…”

“不可能!”杨双把眼睛睁得很大,使得黑眼珠悬浮在眼白中间:“我怎么会那么傻?”

“这要问你自己了。你以前就做过许多不太聪明的事儿呢!我记得还被猴儿算计过一次…”

“如果有人诽谤,你们管不管吧?”

“诽谤最可不是乱说的,要符合立案标准的呀。”

“有人已经把矛头指向了我…”

“可是,如果人家说的有道理呢?好像那些人并没有指名道姓呦。说人家诽谤也要有根据呦。”牛局长不慌不忙地说:“再说了,像这样的事,还是应当去找法院。法院可以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条和第一百三十四条的规定,可以责令侵权人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我们也不好直接出面介入呦。”

“可是,”杨双呆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可是,就算不是诽谤,也是在损害我们的名誉,难道市里面就不担心吗?”

“我们?你看你说的,市里面担什么心?”牛局长感到有些奇怪:“难道市里面还有什么布置?我可是什么也不知道。…”

“您都忘了,几个月前,您派人拦住我,带我到那个十字路口边上的餐馆,还请我吃饭,当时任市长也在…”

“不记得了。”牛局长紧锁眉头,缓慢地摇动着脑袋:“我怎么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儿呢?我一点印象也没有。任市长还请你吃过饭?…”

“是您请的,您付的钱…”

“我?这是哪年发生的事儿?”牛局长使劲儿抓着头皮:“谁都知道,自从我有了老婆孩子以后,身上从来都不带钱啊…”

“那我可要写材料了。”杨双阴沉着脸:“让我承担责任也没关系,但我要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全抖落出来,都是市里面叫我回来的…”

“好啦,好啦,说也没用。也没有文件批示,完全都是你们自己的事儿,对不对?”牛局长从兜里里拿出一包烟:“你也抽一支吧。是呀,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可是,急也没用。是不是?什么事都要等任市长回来。他的脑子里有一盘棋,走到哪了,谁也不知道。不过,我相信他会有办法的。放心吧!”

“他现在在哪?”

“省里参加两会,快回来了。回来后,我马上告诉你。”

……

欢迎续接

2014.10.30.


传说网微信公众号)

曲老师[珠宝I哲学]工坊 

提供支持

    喜欢本文,请在下方留言,动动金手指传说出去 


以上图文并不一定代表本站观点

微信图片_20180305212531.jpg

传说网:口口相,人人叙,心心结

有想法,欲续写,发布在下面的评论区

点击主页最下端“电脑版”或“手机版”,可自由切换观赏,获得更多资讯

文章分类: 科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