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澳优 澳洲特价保健精品
澳大利亚的多种保健佳品

   

    微店:曲老师珠宝/哲学工坊

     

        微信:QLS068689

投稿 quweibj@163.com


微信图片_20180305212531.jpg

传说网网络滚雪球和投稿的方法


."网络滚雪球"方法:

    除新闻类栏目外,原则上其余栏目均可进入“网络滚雪球”文字游戏程序。一为“攒雪球”:写作发起人写开篇,然后交他人续接,自己也可以续接;二为“滚雪球”:或纵向续接他人所“攒”之“小雪球”,将其滚大;或横向就同一主题独立成篇,另“攒”一个“小雪球”;以上方法都可以逐渐滚写成“大雪球”;各个“雪球”逐渐合并滚成全网站的“大雪球”。


二.投稿方法:

   “攒雪球”即撰写开篇的作者,可将稿件投至下面的邮箱,注明文章的标题、尊姓大名(笔名)及联系方式;“滚雪球”续写的作者,可以直接在文章下部的评论中续写,评论栏目最多可输入文字900字左右,如果一次上传容量不够,可以分多次上传,并请注明序号。无论是“攒雪球”还是“滚雪球”,本网将择优正式发表。我们尤其热烈欢迎“文学青年”试笔,展示风采。

  

  投稿信箱:quweibj@163.com1602929101@qq.com

  投稿微信:QLSYW418

  传说网在线 QQ群:196314717,欢迎传说网友入群交流


传说网微信公众号子系统

天幕 上下之左右 续接人/力民

 二维码
文章附图

天幕—上下之左右

力民


就在《长江颂》书画活动结束之后,大约过了一个多月,在这段时间里,几家单位,尤其是经济与文化联合会、《环球经贸》杂志社都已经把组建《经济技术与社会发展论坛》的活动平台放在了首位。

在分工上,由于乔万丽从一开始就极力想把一切重要的事项都把握在联合会一边,因此,她经过不懈的努力,列举了很多理由,几经周折,终于说服单位领导同意,将联合会所属培训中心的一个套间拨付给组委会使用,作为本次活动的办公场所。

对于这样的安排,《环球经贸》杂志社的高总编也非常赞同。他之所以非常热衷于将这项原本由本单位人员策划的项目交由别家单位全权管理,主要是因为在上一项活动结束以后,他便用心思考了一番,然后开始细致地揣摩乔董的心思。他注意到乔董似乎很是不在意究竟由谁作为本次活动的主导,虽然弄不明白究竟是因为什么,却觉得乔董是在有意的将联合会推到这次活动的前台。这正好也符合自己的心意。因为,如此这般的做法,无形中将曹哥给边沿化了。等于后来的人在某种程度上将那小子过去策划并建立起来的前期成果抛开,用新的管控方式将对方给取代了。

这样一来,联合会不仅在自己的地面上办公,还包揽了向有关部门报批、联络各个加盟单位,同时也建立了财务部门。只是到了后来,他们才把一项工作交由环球杂志去完成,那就是筹集活动所需资金。

还是在早先的时候,乔万丽并没有把集资工作放在要紧的位置上。那时后,她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她并不是反对有更多的资金进入组委会的账户,她只是不愿意让活动的开展从一开始就受到所谓资金的影响。说的更直接些,就是生怕别人在活动中占得先机,就像以往开展的活动一样。上一次,曹哥就总是拿赞助单位说事儿,弄得别人始终都处于陪衬的角色。这一点,她也是在与高总的一次接触时,对方特别提醒过的。她那时就意识到,既然那位总编有想法要将曹哥排除在外,自己也应该当仁不让。只是,她表面上并没有流露自己的想法,只是轻描淡写地敷衍了事。因为,她不愿意介入外单位的内部纠纷。所以,她才在表面上并没有显得十分张扬。她只是不动声色地在本次活动中展示手段,把能把持到的实际控制权都尽力的收拢到自己一边。在她的争取下,会里还给活动拨了一笔启动资金。她觉得,以后的事,完全可以凭着联合会在社会上的影响力,通过发函,用收取报名费的方式获取论坛所需经费。可是,就在向有关部门报批的时候,该方案被认为不妥而被退了回来。理由是:既然是为了解决问题,就应该消除各种赢利的成分。也就是说,有关部门不支持这种收取报名费式的举办方式。至此,她才对曹哥方面的活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尽管如此,她也没有气馁。她认为资金问题对于自己来说应该只是小菜一碟而已,只要活动开启以后,自己腾出功夫,随便进行一番运作,到处都有找上门的财神奶奶、财神爷。

……

其实,就在那些人因为筹办活动,相互之间都忙着一显身手的时候,曹哥已经为了筹集资金的事,于几天前不声不响的到达v市,入住于V市钢铁公司所属的大酒店。

这个地点,是袁如瑜和她表哥通过电话协商讲定的。因为该酒店价钱适中,表哥因为开展业务的原因,刚好在里面预定了两个房间,目前正好闲着。双方说好,住宿期间,资金先由袁如瑜垫付,事成之后,有关本次活动的前期花销,都由表哥一方支付。

当然,袁如瑜与曹哥也已经商定:这一次,由于曹哥已经对本项活动运作了很长时间,而且,别人也很难插上手。为了加快进程,简便手续,此次到V市开展活动理所当然由曹哥挑大梁,前期费用也应由曹哥先期承担,事成之后,相关费用可以算到筹办画廊的投资当中。

对于这样的安排,曹哥没什么说辞。反正也没有别的选择。

还是在出发之前,曹哥就做好了充分准备。首先去v市所在的省城找自己的一位过去相识的老朋友,那人是本省一家机械冶金电子供销总公司的老板,与V市钢铁公司的各个层面都非常熟识。他想通过他们的业务渠道介入钢铁公司的采购部门,如此一来,便可省去很多环节。可是,那位老板却因为心脏病突发的原因住进了医院,短时间不能帮助协调业务。他只好与栗炜介绍的关系进行接触,想通过他们接近钢铁公司的决策层,因为栗炜曾说做到这一点没有任何问题。但也没有取得有价值的进展,对方甚至都没有招待曹哥吃顿饭。好在曹哥早有周密的考虑,立即将两份一个月前就拟好的传真稿发往钢铁公司宣传部,没想到事情的进展却是格外顺利。宣传部长来电话要求立即面谈一次,而洽谈的结果也让双方都感到满意。该公司不仅愿意合作,而且希望以他们集团公司的名义来参加这项活动。因为,就在不久前,在省国资委的组织参与下,经过一段时期的磋商,本省的几家钢铁公司合并为集团公司。目前,已经到了进行整体宣传的时候。所以,曹哥来的正是时候,显然是碰到了运气。这样一来,曹哥马上给袁如瑜打电话,要她火速赶到V市,准备将以前谈好的事项一举落实。他们约好,到达的时间就在今天晚上,第二天便一起到她表哥所在的采矿场,签订代理协议。

可是,就在他准备出门到车站迎接袁如瑜的时候,接到高总打来的电话,内容大意是:根据国家有关部门的意见以及合作单位的通报,为了确保活动不受外来因素的干扰,暂停有关集资工作,不得打着组委会的名义开展任何与拉赞助相关的活动。本次活动的资金已经由联合会方面拨付。

曹哥放下电话,转身斜靠在沙发上开始胡思乱想:“他是怎么找到我的呢?我并没有把v市的电话告诉本单位的任何人,只有袁如瑜、栗炜以及家人才知道自己在V市的电话。难道他是通过这些人摸过来的?”曹哥除了好奇之外,心里更加关心的是怎样才能落实这笔资金的问题。他倒不是着急活动所需要的费用,既然高总发话了,事情是由姓高的引起来的,那他就要承担责任嘛。他最主要考虑的是,曾经答应帮袁如瑜解决组建画廊所需的前期投资。现在,情况忽然出现了变化,这将打乱自己规划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计划,所有的努力都将付诸东流。如果原来筹划好的方案无法实施,再过一会儿,袁如瑜来了,那又该怎么交代呢?

曹哥立刻给李一帆打电话询问其中的缘由,因为对方现在已经被聘任为杂志社的副总编,负责本次活动的具体事宜。对方表示不清楚这方面的具体情况,答应帮助打探一下。后来,过了没多久,他就把电话打了回来。他的回答有些含混:“我跟你说,这事儿真的没人知晓。不过嘛,我就琢磨,这只不过是高总个人打给你的一个电话,其中的内容,按我现在的了解,应该不是社里面的决定,也不是集团公司的决定,也没听说组委会方面有什么动静。当然了,你又没见到什么书面的公函,是不是?活动是几家单位共同签订的是不是?这其中的效力就值得考虑了嘛,是不是?很明确,是不是?你想想看,好好琢磨琢磨。”

曹哥这才有些觉悟,心想:“也是呀,我这是怎么了?他算个老几呀?听蝲蝲蛄叫唤就不种庄稼啦吗?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嘛!我管你什么屌毛灰呐!”

不过,他虽然心里面是这样想,但还是放不下心来,马上又拨通了栗炜的电话。他要探听一下联合会方面的内部情况。



“你听谁说的?”栗炜在电话那边说道:“乔万丽的活动资金是从我们会里借的,她还得还呢!当然了,她如果还不上,会里也拿她也没什么办法。以前也有人干过这样的事儿,拖来拖去,后来也都不了了之了。公家花公家的钱嘛!”

“那为什么我们这边的高总说你们会里投资了呢?真的,他亲口对我说的。”曹哥继续试探般地套问。

“我怎么知道?”栗炜有些心不在焉:“无非是玩儿把家伙,把乔万丽晒在那儿。或者,或者…咱们别管那么多好吗?我这两天正忙着帮罗亦安排活动日程呢!她过几天就随着她们台湾老板到北京考察呢!争取一次性把她们搞定…”

“嗐,那事儿着什么急呀!”曹哥道:“我问你,你是不是把我在V市的电话告诉姓高的了?”

“我没有。他曾经打电话找我,问你在什么地方,怎么能联系上。我没告诉他。我知道你们不对付,所以没说。”栗炜道:“喂,你什么时候回来?一起帮罗亦张罗一下。你怎么什么都不管啦?”

“别着急,来得及。你先带他们玩儿两天,等我回去再说。”曹哥道:“喂,你说那姓高的怎么跟狗一样,我走到哪儿,它都能闻着味儿就跟过来了…”

“你身上有味儿呗,迎风臭800里…”

“呸!”曹哥道:“我琢磨着,弄不好就是从你们这儿泄露出去的。你想想,你是不是还把我的行踪又漏给别人了?”

“有一天乔万丽找过我…”

“你看看,我就猜到了。一定是你的嘴不严,透露给乔万丽,然后那娘们又传给姓高的…”

“不可能!”栗炜断然道:“是她主动找到我!还质问我:是不是我介绍你去V市了,要干什么?说人家那边有反应!打电话调查你。我可没告诉她你具体到了那家单位…”

“那就够了。”曹哥恍然大悟:“这就对上了。我就是按你的推荐到了你们联合会v市分会,本想让他们帮助联系一些企业,结果什么忙都没帮,还在背后扎了我一针…”

“哈哈…还是你自己泄露的嘛!”

“如果你不给我推荐什么v市所谓的管事儿的人,我怎么会暴露目标?她怎么会打听到我的消息?然后又去告诉姓高的,分明是要…”

“你还看不出来吗?是人家把电话打到乔万丽那里,是想调查你的背景,看你是不是个骗子呢!”栗炜不冷不热地说:“你是不是又在人家那里弄出什么出格的事儿啦?你想想看,先自我反省一下嘛!”

曹哥一时间竟无言以对,愣了半天才缓过神儿来。心想:“这些家伙们,天生就有偏见,狗眼看人低,总觉得都是我不好,简直就是胡搅蛮缠。至少,他有一多半责任,怎么不给人家说清楚呢?。”又想起V市分会:“这都是些什么人呀?本以为能帮助解决点儿问题,没想到不仅不可能,还在背后告了老俺一状。哼!这帮孙子,从骨子里就是一群吃白饭的。一天到晚,占着茅坑不拉屎,正经事儿干不了,弄一些招猫诋狗的事儿可来劲儿了。要不是栗炜介绍的,我怎么可能对他们抱有幻想呢?可见,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呀…”

曹哥愤愤不平,觉得,一定是哪个娘们对我的活动有顾虑,所以就让姓高的进行干预,所以才有了那个电话。哼哼!

想到这里,曹哥还想与栗炜做进一步的理论,可对方却已经挂断了电话。

……

欢迎续接

2015.4.27.


传说网微信公众号)

曲老师[珠宝I哲学]工坊 

提供支持

    喜欢本文,请在下方留言,动动金手指传说出去 


以上图文并不一定代表本站观点

微信图片_20180305212531.jpg

传说网:口口相,人人叙,心心结

有想法,欲续写,发布在下面的评论区

点击主页最下端“电脑版”或“手机版”,可自由切换观赏,获得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