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微店:曲老师珠宝
曲老师的微店


投稿 quweibj@163.com


微信图片_20180305212531.jpg

传说网网络滚雪球和投稿的方法


."网络滚雪球"方法:

    除新闻类栏目外,原则上其余栏目均可进入“网络滚雪球”文字游戏程序。一为“攒雪球”:写作发起人写开篇,然后交他人续接,自己也可以续接;二为“滚雪球”:或纵向续接他人所“攒”之“小雪球”,将其滚大;或横向就同一主题独立成篇,另“攒”一个“小雪球”;以上方法都可以逐渐滚写成“大雪球”;各个“雪球”逐渐合并滚成全网站的“大雪球”。


二.投稿方法:

   “攒雪球”即撰写开篇的作者,可将稿件投至下面的邮箱,注明文章的标题、尊姓大名(笔名)及联系方式;“滚雪球”续写的作者,可以直接在文章下部的评论中续写,评论栏目最多可输入文字900字左右,如果一次上传容量不够,可以分多次上传,并请注明序号。无论是“攒雪球”还是“滚雪球”,本网将择优正式发表。我们尤其热烈欢迎“文学青年”试笔,展示风采。

  

  投稿信箱:quweibj@163.com1602929101@qq.com

  投稿微信:QLSYW418

  传说网在线 QQ群:196314717,欢迎传说网友入群交流


传说网微信公众号子系统

黑三轮车主撰写调查报告建议将黑摩的合法化

 二维码

黑三轮车主撰写调查报告建议将黑摩的合法化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5月08日02:29  新京报 微博
5月4日,黑摩的师傅谭金光在接受记者采访。
5月4日,黑摩的师傅谭金光在接受记者采访。

  丰台区方庄“黑三轮”车主谭金光1个多月没怎么出去拉活了。

  近日,他受方庄地区办事处委托,撰写一份方庄地区黑摩的营运调查报告,被转发给辖区交通、城管等单位。报告中,老谭建议,相关职能部门依法取缔缺失相关手续和牌照的黑摩托,并将“黑三轮”纳为“正规军”,统一车主的服装、车型、编号,纳入社区管理。对此,有关部门回应称,老谭的建议有合理之处,但不一定能实现。

  起因

  “不打不相识”

  去年8月底,方庄环岛附近,一次方庄街道办事处、城管、交通、派出所的联合执法行动中,黑三轮车主老谭与配合执法的停车场工作人员发生冲突。

  老谭介绍,在冲突中,他的右手被划伤,约45天后,他来到方庄办事处商讨受伤赔偿事宜。

  “刚开始他也闹,后来和他聊得比较透彻。”方庄地区办事处主任冯志成回忆,他就让老谭帮忙“摸摸底”,写一份方庄地区黑摩的营运调查报告。老谭当场答应。

  由于右手还打着石膏,老谭只能用除食指外的几个指头握笔,写出一份6页纸的调查报告。报告分析了方庄地区黑摩的现状和形成原因,并列举了两条对策。老谭介绍,他从大专毕业参加工作之初,曾因善写报告,得到黑龙江一家银行行长赏识,邀其出任行长秘书。

  在报告的最后一页,老谭写道“知政府之心,更知政府之力,闹剧至此,不过生计尔”,希望官方“能顺应民意,疏导有加”。

  概况

  方庄约有200辆黑摩的

  老谭介绍,他于2008年底开始在方庄开“黑三轮”拉活。他估算,方庄地区约有200辆黑摩的(含黑三轮)。其中,北京户籍车主和外地车主的比例约为3:7。

  老谭说,北京车主多为50多岁,退休,一般只骑残摩,有牌照和正规手续,大多只在早高峰期间拉活;外地人为了谋生,多从早晨七八点便开始拉活,晚上也会出来活动,但老谭透露,他们的“摩的”一般来路不明,也没办理正常手续。

  就区域而言,老谭介绍,方庄的黑摩的主要分布在蒲黄榆地铁站、家乐福、方庄市场等地。其中,尤以蒲黄榆地铁站B口的黑摩的最为集中。老谭称,黑摩的的危害还在于车主大多无视交通规则,乱闯红灯,逆行,他检索公开报道发现,2010年上半年以来,全市黑“摩的”共发生交通事故42起,死伤51人。

  探因

  黑摩的存在源于便民

  老谭分析,便民是黑摩的市场形成的主要原因。他介绍,在家乐福、方庄市场附近,多为采购商品的妇女或老人,对他们而言,打的回家很不划算,而公交车又不能送他们直达小区门口。

  冯志成也发现,黑摩的司机一般只需5元,就把“乘客”送到楼栋电梯口。

  老谭称,以日月天地为代表的写字楼附近没有公交经过,导致上班族也在上下班高峰期时,青睐乘坐黑摩的。

  “皆因高峰期无出租车可乘,或因短程而遭拒载,黑摩的走辅路,不会遇到堵车,更省时经济。”老谭说。

  从黑摩的司机角度而言,老谭说,这些人难以胜任别的工作,经营黑摩的比较自由,又有收入。他介绍,自己每天10点半起床,5个小时就能赚到200元,稍微勤快一点的,每个月能有7500元左右的收入。

  成本方面,老谭介绍,因为怕被停车场索取高额赎车费,他一般购买二手车,一年后再转让,价格一般在3000元以内,每天就耗两度电。以此推算,整年成本或只需一个月便可捞回。

  建议

  取缔危险较大的黑摩托

  “你今天禁完了,他明天还得干。”老谭称,黑摩的难以完全禁止,不如加以疏导,将一部分黑三轮“合法化”。

  老谭在报告中提到,就营运状况而言,危险性较大的是“黑摩托”。“黑摩托”多是低价购入,无发票,无机动车合格证,内燃机排量基本均为110毫升,超过北京市规定的50毫升,车主的残疾证又大多无法核实。谭金光建议,这类黑摩的可予以取缔。他介绍,在方庄地区,真正的残疾人车主只有10人左右。

  对于机动性较差、动力较小的黑三轮,老谭建议,方庄办事处可以将之纳入“正规军”,统一车型、衣服、编号,进行公司化运作,规定不能进入二环以内拉活。

  届时,每人需缴纳数千元押金,每月再出450元管理费,其中,100元作为意外险投保,保障车主能够赔付交通事故损失。如果车主暂无经济能力缴纳押金,办事处可以先将三轮租给他,待其挣够后,再根据车辆折旧情况具体计算缴费金额。

  同时,交管部门也需加强管理,依法处罚三轮车主的逆行、闯红灯行为,“闯5次红灯,逮到他一次扣他20,公司内部再扣他30,他每趟活才拉5元,你说他以后还会闯红灯吗?”

  ■ 案例

  丰台曾试行黑摩的合法化

  2008年4月初,丰台区大红门街道办事处社区服务中心曾将360位人力三轮车主收编为“正规军”,给每名车主发放由大红门街道制作的牌照和车证,车主则要向街道缴纳押金、购车款及“份儿钱”。

  但据媒体报道,车主仍因街道发放的牌照不被执法部门承认,时常会被执法部门罚扣车辆,2011年5月23日起,大红门街道开始给车主办理退还押金手续,不再延长运营时间。

  昨日,大红门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称,当初发放牌照时在请示过上级部门后才得以实行,而终止“试验”的原因则是北京市政府整治“黑摩的”的决定。

  ■ 回应

  “合法化建议难实现”

  有关部门称,方庄年内将设20个自行车租赁点,压缩黑摩的生存空间

  据了解,老谭的调查报告被方庄办事处转发给办事处综治办、丰台交通支队方庄大队等单位,并在方庄办事处的工作会议上传阅讨论。

  老谭转述,办事处综治办负责人曾透露确实也想公司化运作黑摩的,但“政府有自己的考虑,万一量控制不住怎么办?”对此,谭金光估计,方庄能纳入“正规军”的黑三轮数量顶多100辆,如果赚不到钱,会有人自动退出。

  “某种程度上说,老谭的建议有合理之处,但不一定能实现。”方庄地区办事处主任冯志成说,将黑三轮“合法化”需要市一级层面下发文件,“本身就是违法的,怎么可能让它合法呢?”

  冯志成称,目前,方庄仍在整治黑摩的,据其转述丰台交通支队方庄大队数据称,仅今年第一季度,就已查扣400余辆黑摩的(含黑三轮)。

  同时,冯志成介绍,方庄地区居民年内将可通过设置在社区和地铁站、公交车站边的20个城市公共自行车租赁点,刷卡骑车换乘地铁公交,以解决部分出行需求,压缩黑摩的生存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丰台区“2012城乡环境建设年”活动大会上传出消息,今年将加大整治“黑车”运营行为的力度,完成三环路以内黑车运营“零”指标,其中就有方庄地区。

  稿件采写/新京报记者 许路阳

  摄影/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文章分类: 都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