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微店:曲老师珠宝
曲老师的微店


投稿 quweibj@163.com


微信图片_20180305212531.jpg

传说网网络滚雪球和投稿的方法


."网络滚雪球"方法:

    除新闻类栏目外,原则上其余栏目均可进入“网络滚雪球”文字游戏程序。一为“攒雪球”:写作发起人写开篇,然后交他人续接,自己也可以续接;二为“滚雪球”:或纵向续接他人所“攒”之“小雪球”,将其滚大;或横向就同一主题独立成篇,另“攒”一个“小雪球”;以上方法都可以逐渐滚写成“大雪球”;各个“雪球”逐渐合并滚成全网站的“大雪球”。


二.投稿方法:

   “攒雪球”即撰写开篇的作者,可将稿件投至下面的邮箱,注明文章的标题、尊姓大名(笔名)及联系方式;“滚雪球”续写的作者,可以直接在文章下部的评论中续写,评论栏目最多可输入文字900字左右,如果一次上传容量不够,可以分多次上传,并请注明序号。无论是“攒雪球”还是“滚雪球”,本网将择优正式发表。我们尤其热烈欢迎“文学青年”试笔,展示风采。

  

  投稿信箱:quweibj@163.com1602929101@qq.com

  投稿微信:QLSYW418

  传说网在线 QQ群:196314717,欢迎传说网友入群交流


传说网微信公众号子系统

国人的凑合(杂文)  文/取舍

 二维码


      国人活着,历来凑合,并且讲究能凑合就凑合。

  凑合的词义,按现代汉词典解释有三种,一是聚集,二是拼凑,三是将就。其中,当然是“将就”那个意思最主要、最合心思。

  不好说“凑合”因其广泛普及或可为国粹,但至少中国人与它难舍难分、不离不弃。想想有趣,闲来便找凑合与不凑合间究竟有没有界限,不料就被难煞。

  活,生存也。生存总被万物推为第一位的事儿。其中,物质生活是要中之要。从这个角度说中国老百姓很能凑合,多数人都会赞同。比如“吃过了吗”无意间成了“国问”。多少年前,老百姓衣不遮体就弄草袋麻布片子挡挡羞,食不裹腹就找草根树皮观音土,上无片瓦就钻山洞搭芦棚,下无立锥之地就且逃且讨苟延残喘。不说太远,七十年代我所在部队拉练住进秦岭的一个小村,房东大爷不识米,问你们碗里那些白白的,一粒粒的是什么?老兵说还有问现在外边谁当皇帝的呢。回头说现在城里,夏天没水要去七层楼下提,马路总被开膛边骂边一齐绕着走,斩人的卖家比被斩的还凶,走前门说话“走后门”办事信不信由你,开刀时不塞红包只好凭着他割……。老百姓天真,想要是有钱,就不用凑合了:别墅里总有水、坐小车条条路通罗马、进高档店看漂亮小姐无尽的笑、投点儿资让政府官员成为你的狗、有病到外国去治。

  这样一来,似乎凑不凑合贫富以分?

   不见得。

  富人也少不了凑合。中国历史上没有比皇上更富的吧?秦始皇“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以他的财富权威,在死时弄上十万八万个活人陪葬,该不是难事。相信他也想过在升天后继续活着的辉煌,可是,后来为什么只烧些陶土的兵马俑拉倒?我看,这最后的大凑合,就与财富无关──他对活人不放心!慈禧,够富的吧?活着的时候苛刻至极凡事不凑合,可野史说她死后口含如卵之大夜明珠一颗。为什么?我说,那是她知道自己死后的肉归别人摆弄,宝贝藏哪儿也不保险,情急之中塞嘴里的。就算是别人塞的,也定是遂了她想带走的愿而实在不知道如何让她带走才好。这不又是一大凑合?现代富人,如何?住进别墅说空气被污染了、坐小车跑不了几公里就遇收费站、高档店小姐笑着卖给是假冒伪劣货、成了你的狗的政府官员看起来恶心、外国人给的出国就医签证没发下来就不能动了。

  所以,物质生活上的凑不凑合,大小多少而已,贫富绝不为界。那么,精神呢,没有文化的小市民和文化人就是不一样嘛。

  要是说小市民对廉价之乐能凑合着享受,一定又会遇到很多的赞同。小市民对着一碟咸带鱼,一个水烟袋,一壶乌龙茶,一付麻将牌,说今天天气老婆孩子街头巷尾马路小道香港武打台湾言情歌星影星柴米油盐酱醋她要金镯子你没尿牛什么×我牛×关你屁事,举起杯你我热络放下筷子六亲不认,端起碗吵吵嚷嚷放下调羹灭灯操蛋,然后,咱们老百姓哪今个儿晚上是真呀真高兴,明天烦了再说。文化人就不同了。他们不听通俗,不看拳头枕头,他们要名曲,要名作。崇洋的听贝多芬看莎士比亚赏毕加索读罗曼罗兰,崇土的在雨中赏楹联说书法弄丹青谈上下两千年说“四辟云山九江棹,一亭烟雨万壑松”踩故宫的砖地迈一天的太师步。文化人笃信一缕烟一抹尘一根草一丝风一汪水都有生机,小心地品味人生,文化人的爱要死去活来三起三落或月夜消魂或野地媾合才过瘾,真做完那事儿不小心说声感情不合要离找个幽静地方喝分手酒谁也不凑合。

  这样一来,似乎凑不凑合俗雅以分?

   也不见得。

  曹雪芹笔下大观园里姑娘们是才女吧,她们作菊花诗就分明在说自己的嘻嘻哈哈只在表面,从宝钗的“空篱旧圃秋无痕,冷月清霜梦有知”,到黛玉的“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从探春的“高情不入时人眼,拍手凭他笑路旁”,到湘云的“霜清纸怅来新梦,圃冷斜阳忆旧游”,都一边说着孤独,一边凑合着找乐儿。李白不敢找情人,就“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现代文人也逃不了干糸。董桥不懂“特区”,分明瞎猜了想说“特”不到哪儿去,却弄出个“据说”共产党写《大象是帝国主义猪猡论》的笑话含而混之,半文人半政客装个灰色幽默凑合着。贾平凹写着写着看腐败日甚心境大坏闷出个《废都》,用房事大全模仿个“谁解其中味”来凑合。

  所以,精神上的凑不凑合,角度不一,方面不同,互相交叉互相渗透,是划不出界限的。

  胡分一通,越分越糊涂,才知道这凑合的范围太广,根本就是包容了所有的不凑合。又晓得这不凑合的范围也太广,一定要分只能凑合着分。国人的凑合,本就无过,说来说去,只不过凑合的说不凑合的刻板他便一点儿也不凑合;不凑合的说凑合的不堪他已在凑合。

  原来,人世本不完美,凑合是动物的人用来解决个体无法解决的物质问题的办法,是精神的人用来规避个体无法规避的精神问题的出路。凑合是人的无奈。

  国人没法子没有凑合。于是,凑合就成为一种境界实际上被推崇着。懂得凑合便心宽,心宽则意懒,意懒则更加凑合。看看,国人真懂得活,活到哪一天,脑袋凑合着长,就修炼成了佛,于是,人人争说郑板桥教导我们:难得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