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澳优 澳洲特价保健精品
澳大利亚的多种保健佳品

   

    微店:曲老师珠宝/哲学工坊

     

        微信:QLS068689

投稿 quweibj@163.com


微信图片_20180305212531.jpg

传说网网络滚雪球和投稿的方法


."网络滚雪球"方法:

    除新闻类栏目外,原则上其余栏目均可进入“网络滚雪球”文字游戏程序。一为“攒雪球”:写作发起人写开篇,然后交他人续接,自己也可以续接;二为“滚雪球”:或纵向续接他人所“攒”之“小雪球”,将其滚大;或横向就同一主题独立成篇,另“攒”一个“小雪球”;以上方法都可以逐渐滚写成“大雪球”;各个“雪球”逐渐合并滚成全网站的“大雪球”。


二.投稿方法:

   “攒雪球”即撰写开篇的作者,可将稿件投至下面的邮箱,注明文章的标题、尊姓大名(笔名)及联系方式;“滚雪球”续写的作者,可以直接在文章下部的评论中续写,评论栏目最多可输入文字900字左右,如果一次上传容量不够,可以分多次上传,并请注明序号。无论是“攒雪球”还是“滚雪球”,本网将择优正式发表。我们尤其热烈欢迎“文学青年”试笔,展示风采。

  

  投稿信箱:quweibj@163.com1602929101@qq.com

  投稿微信:QLSYW418

  传说网在线 QQ群:196314717,欢迎传说网友入群交流


传说网微信公众号子系统

异动--山林之谜3  续接人/双刃>刚刚过去两天,有关山林之中的奇闻怪事,就接二连三地冒了出来......

 二维码
文章附图

山林之谜3.

双刃


刚刚过去两天,有关山林之中的奇闻怪事,就接二连三地冒了出来。在V市晚报上刊登了一篇署名‘深谷幽兰’的文章,题目是《山林之谜》。其中介绍:据可靠消息,本地藏匿着一批侵华日军掠夺来的宝藏,具体藏匿地点不详。根据翻译过来的谜语,应当就在山林中的某个夹角地带。但是,在这片地域里有七岭八谷四十一沟之说。这个地方的岭是指顶上有路的山脉,一般这样的山岭之间都有开阔地带;谷是指两山之间的狭窄险要通道,葫芦谷就是进山第一谷;沟是指山包之间的短小沟壑。如果按照两山一夹角的说法,这些地方都应当包括在内。但是,‘疑似双峰倒’,则更像是指山谷。而山谷之间岩壁陡峭狭窄,又有什么合适的隐藏地点呢?也有可能,‘双峰倒’是一处方向的指示地标,对应着某个特定地点,这又使得藏匿的范围更加广阔。而那些漫山遍布的沟壑,也许更加适合成为改造修建宝库的去处…。文章下面还刊登了一则小的消息:已经有人开始组织探秘活动。据传,该探秘人员来自于北京云云…。

另外,网上也爆料出一些有关新闻:在这片山林中,其中的沟壑还有着或神奇或凶险的现象。有一处地方叫做冷沟,那里的气温通常要比其它地方低很多,即便是在夏季,沟里面的冰雪也不会融化。但是,与之不远就是一处热沟,那里的温泉四季都蒸腾着热气。于是有人猜测:两沟相邻如此之近,温度却相差很大,这是否与当初修建地下藏宝仓库有关?是否因为修建时阻断了热源的通路,造成两边温度的差别?还有令人恐怖的毒谷,任何动物进入谷内都会出现中毒状态,如果不尽快离开,便有生命危险。这些毒物从何而来?也有可能是因为修建秘密仓库,为了防止人员进入,因此建有施放毒气的设施。还有一个被称为迷谷的地方,那里面地形复杂,连指北针也会失去作用。人进去后便会迷失方向,无论是人或动物都很难再走出来,往往是九死一生,这是否也是因为修建仓库而有意设置的呢?……

如此众多的说法,让牛局长迷惑不解。他在本地生活工作了几十年,从未听说过这许多传说,而它们从一夜之间就突然涌了出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他曾经从媒体上得知,很多地方确实有着非常奇特的地理现象。可是,一直以来,本地区却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景象。那么,这些撰写文章的人都是怎样得到的线索?凭什么就把事件写得有鼻子有眼呢?他们又为什么要急于把那些八字还没一撇的东西张扬出来?牛局长就这样想着,在办公室里团团转。这时,电话铃响了,他拿起了话筒。

电话的那一边是任市长,开口便问:“是你在媒体上发表的消息和文章吗?”

“怎么会是我?我也在琢磨这事儿,还以为是您安排的呢!”

“你好好想一下,关于此事,我告诉过你,你又告诉过谁?还有谁知道这件事?想好了就马上到我这里来一趟。我今天就在干部培训中心,陪省里来的同志谈事。你到后先在台球厅旁边的3号休息室等我,我找机会抽空过来。”

牛局长放下电话,一刻也不停留,自己从车队调了一辆车,径直向干部培训中心开去。那个地点就在V市的东郊,自从城市西面出现鼠害之后,政府的很多活动都安排在远离西隅的地方,而这家培训中心是最好的去处。

快要到达一处岔路口时,前方,一辆三轮摩托车快速地向培训中心方向拐了过去。驾车的人带着头盔,捂得十分严实。不过,V市的三轮摩托车除了公安局以外就没有几辆,这辆车自然逃不过牛局长的眼睛,他一眼就从摩托车以及开车人的外形上判断出这一定是任冲冲。“她也要去培训中心?”他想:“她也是找她爹说事的?也许这只是个偶然。”他加快了车速,保持着距离,远远地跟在后面。

培训中心就坐落在一处低矮的丘陵之间。顺着山间公路,转过一个弯道,便可看见一栋栋红色屋顶灰色墙体的两层楼房,它们点点星星地镶嵌在青山绿树之中,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由于培训中心建立在郊区,只面向具有一定规模的单位而不对个人开放,因此,V市的很多人都不知道它的实际名称。很多人只知道这可能是一处重要的会议场所,都管这个地方叫做‘红顶’或是‘灰楼’。

牛局长就将车远远地停在盘山公路弯道处一棵大树的旁边,透过前风挡玻璃,静静地看着任冲冲走进培训中心的正门,这才缓缓地溜了过去。

这里的门卫、保安都认识牛局长,自然回答他的各种提问。他得知:这个女孩是昨天才开始来这里的,工作人员们还都不知道这女孩的来历,因为她的VIP会员卡上没有填写姓名。她上次来,是到这里游泳,时间大约在一个多小时左右,这一次还不知道选择什么项目。牛局长吩咐:今天,那女孩的活动项目结束后,请她到咖啡厅稍等,如果有什么消费,可以记在公安局的账上。然后向台球厅方向而去。

当牛局长推开3号休息室的房门时,一眼便看见任市长就坐在室内的一张长沙发上看报。他没想到市长会在这里等自己,心情不由得有些发紧:“您好,市长。您这是…”

“我刚才安排省里的人去做美容美发,抽空到这儿等你一会儿,马上就得走。你来的还挺快嘛!”

“您有指示,我还能慢…”

“就别讨好了” 任市长斜着眼睛看着对方,一副审视的样子:你电话里说,那些报道不是你写的,怎么证明?

“什么怎么证明?我从小就不爱写文章,也写不好,您是知道的…”

“说你写的,就一定是指你自己动笔吗?你们局里就没个笔杆子?”

“局里有,可我从来就没有指使过任何人。”牛局长一副忠诚的样子:“我一贯都是讲求保密的。”

任市长大笑起来:“好啦,逗你玩儿呢。不过,时代不同了,我们也要跟上发展的变化,懂吗?”

“什么意思?”

“我是说,不妨在宣传上多做些事情!”

“哦…炒作呀!”

“什么炒?什么作?这是导向问题,通过媒体,将事务引导到对预期有利的方向,这次懂啦?”

“您的意思是说,我们应该加大宣传力度,闹他个满城风雨…”

“不是什么闹,事情还是有端倪的。所以,我们也不是什么凭空虚构。就当做一种我们这一地区的传说进行演绎也是很有意思的事嘛!”任市长压低了声音:“省里来的人都听说了,很是关注。他们来这里考察,准备把一些培训项目挪过来。”

“您的意思是…”

“从公安局的角度进行走访,调查,询证,向媒体进行通报,负责有关勘探人员的安全等等,懂了吗?。”任市长看了看表:“你好好想想,我得先过去一趟,一会儿找时间再聊。”

……

他们之间的会谈没有进行多久就结束了,任市长还要等省里的同志整理完头发,再陪着他们打保龄球。牛局长只得先到咖啡厅等候,但很久都没见任冲冲出现。于是叫来服务员去探知,那人回来后告诉说:女孩现在茶艺馆,让牛局长过去找她。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过去,那丫头就真能走了。于是,只好照办。


茶艺.jpg


“不是让你去咖啡厅等吗?怎么到茶艺馆啦!”牛局长急匆匆赶到后,看见任冲冲正在一名女服务员指导下,看着一份讲述茶艺的宣传册,询问着茶案上的各种茶具。他坐到对面,将女服务员支走,有些不满地说:“喝茶到我办公室呀,管够。”

“我想要的是茶艺,不是灌个水饱!”

“我那儿也有这套东西,也可整个茶艺嘛!在这地方花这么多钱…”

“这可不怪我。我这张卡是杨双昨天借给我的,只能做些健身活动。我原来想去游泳,听服务员说你可以为我记账,所以不游了,我就想来学学茶艺…”

“唉!你们这些人呀,净弄些闲人情调。”牛局长摇摇头喊道:“再端盘茶干儿来,吃吧,管饱!”

任冲冲只管对着宣传册摆弄着茶具,头也不抬:“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又跟踪啦?”

“这次,可是你爸让我来的。”

“为什么?他还要让你来跟踪我?”

“这次不是跟踪,哪儿能总跟着你。我和你爸,老战友。当年一起当兵,在老山打过仗。后来,我复员了,回来进了公安局。你爸以后转业回来,在农药厂当副厂长,又在一起了,一直到现在。”

“什么意思?说这些干什么?”

“干什么?说明我不是什么外人。”牛局长向周围看看:“你得跟我说点实话…”

“我什么时候跟您说过瞎话啦?”

“肯定没有。”牛局长用手抓起几片茶干,将其中一片放在嘴里嚼着:“那你告诉我,最近这两天,这么多的探宝文章都是从哪儿来的?”

“我也不知道,还以为是你们干的呢。”

“为什么会这么想?杨双不会干吗?兰一飞不会吗?还有你…”

“不可能。”任冲冲一边笨手笨脚地按照茶艺的规程进行操作,一边很认真回答:“首先,杨双昨天早晨出差了,他去上海了。兰一飞正在联系组织探宝队,他们都不会把精力用在媒体方面。我肯定也不会,因为我虽然喜欢弄出点动静来,但绝不会不认账。假如是我,我做了又怎么样?您说呢?”

“这倒是,我相信。”牛局长又抓了几片茶干放在嘴里咀嚼。看着任冲冲已经将茶几弄得到处都湿漉漉的。他想:所谓的茶艺,不过就是有些人耐着性子,弄几个瓷碗来回倒腾茶水玩儿,再罩上一个什么文化氛围的说辞而已。如果现在喝茶,就跟喝洗爪子的水也差不多。

“不过,”任冲冲慢条斯理地说:“我在微博上说了,后来别人怎么做,就不关我的事儿了。”

“你刚才是说杨双去上海啦?”牛局长似乎并不关心对方后面的话。

“是呀,所以我可以放几天假啦。”

“他干什么去了?”

“还不是为了配置酒糟的事。”任冲冲忽然有些兴奋:“哎,我给你讲讲茶艺吧…”

“你就歇会儿吧。自己还是个二把刀,一瓶子不满,半瓶子还起泼浪…”

“你学不学?不学,你就先回去吧。”

“那我学。不过,要快呀,速成班。”

“听着,我来告诉你茶艺的种类,包括‘绿茶茶艺’‘红茶茶艺’‘乌龙茶艺’‘花茶茶艺’‘普洱茶艺’等等…

牛局长打了个哈吹。

“要专心听讲,还没讲呢就要睡着了,将来怎么毕业?”

“好吧,就算我倒霉。”

如何来理解茶艺,”她举起讲义念道:“第一,简单说是的有机结合。茶艺是茶人把人们日常饮茶的习惯,根据茶道规则,通过艺术加工,向饮茶人和宾客展现茶的冲、泡、饮的技巧,把日常的饮茶引向艺术化,提升了品饮的境界,赋予茶以更强的灵性和美感。第二,茶艺是一种生活艺术。茶艺多姿多彩,充满生活情趣,对于丰富我们的生活,提高生活品位,是一种积极的方式。第三,茶艺是一种舞台艺术。要展现茶艺的魅力,需要借助于人物、道具、舞台、灯光、音响、字画、花草等的密切配合及合理编排,给饮茶人以高尚、美好的享受,给表演带来活力。第四,茶艺是一种人生艺术。人生如茶,在紧张繁忙之中,泡出一壶好茶,细细品味,通过品茶进入内心的修养过程,感悟苦辣酸甜的人生,使心灵得到净化。第五…”

“你饶了我把…”

“仔细听着!第五,茶艺是一种文化。茶艺在融合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基础上又广泛吸收和借鉴了其它艺术形式,并扩展到文学、艺术等领域,形成了具有浓厚民族特色的中华茶文化…

服务员,再拿一盘茶干。

“注意听讲!”

“我听着呢,都听饿了。”牛局长眼睛溜溜地向四处张望:“哎,我可看见你爸来啦!”

“在哪呢?”

“外面,陪着客人,看见了吗?”

“根本就没有,你就是在捣乱!”任冲冲收起讲义:“我听说你小时候就不爱学习,不认真听讲。老师曾经出个‘津津有味’的造句,你编的是:今天我们家吃‘内’,吃的津津有味。先不说造得那叫一个俗,就知道吃。一共才这么几个字还错了一个。有没有这回事?”

“听你爸瞎编呢!”牛局长一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你爸就是爱瞎编故事。其实,他也不怎么样,他的作文曾经是全年级倒数第一。又一次,老师出了个作文题,让大家用瘫痪、刻苦努力、坚韧不拔这样的例子写一篇作文。人家都是写一个残疾人,身残志不残,通过不懈的努力,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你爸写的:一个人不断的努力,日日夜夜的奋斗,结果学会了很多本领,也学瘫痪了…这像话吗?”

“人家那是求异思维…”

“是够异端的,这是典型的喜事当丧事办…”

“你还别不信,好多优秀运动员就是因为练得太刻苦,结果练伤了,也有练残废的。”

“那也不是学残废的。”

“学傻的人也有的是嘛!”任冲冲连击式的发话:“有的人学到了知识,不用在正路,比如那个发明往牛奶中添加三聚氰胺的人,一定是个有学识的人,但也学会了缺德,所以也属于学残废了。”

“有一定道理。可你爸当年不是这样写的,他如果有你这两下子,也不至于得个倒数第一。可他现在当市长了,不服也不行。不过,当年那个老师一直认为:就算是当市长了,当年的写法还是有问题,你爸后来也承认写得不好,当年有搞怪的成分…”

牛局长说着说着,忽然停了下来。他看见任冲冲在机械地摆弄着茶具,似乎在想着什么…

“要不,你还是念茶艺吧…”

“不念啦,你把人家的情绪都冲没了。”任冲冲道:“哎,我怎么从来都没听我爸说过这件事儿?”

“他肯定是不好意思说…”

“可别人也没说起过。”

“人家都不好意思嘛!他要是不说我,我也不会说他,是不是?”

任冲冲点点头。实际上,她心里一直就对这个故事抱有怀疑,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想来想去,好像就是不久前网络上传播的搞笑故事,现在让牛局长拿来安到自己父亲的头上,既让自己得到了解脱,也堵住了我的嘴。不过,很多事原本就应该有多种解释,为什么只能是一种说法呢?她知道过去的八股文只讲形式、不重内容,把文章的每个段落都固定在格式里面,连字数也有限制。人们只能按照题目的字义敷衍成文。就是在今天,八股文现象仍然存在。比如,很多英语作文采用固定的模板来写。在一些考试中,如果不采用推荐的格式和模板,阅卷老师就会对此作文打低分。很多理工科毕业论文的格式都是固定的,有些学校规定:第一章绪论,第二章背景知识,第三章理论基础,第四章实验设计,第五章实验结果,第六章结尾。这也是八股文现象。……

她记得小时候,爸爸曾经给自己讲过一个故事:“在高年级的教室里,老师在黑板上按了一个白点,问大家这是什么?一个同学回答:‘粉笔点’。其它同学亦表示同意。老师说:‘昨天,我向幼儿园的孩子也问了相同问题,他们的回答可是多种多样:眼睛、星星、石头、虫子等等,有很多答案,他们有极其灵活的想象力。而我们却只有一种答案。因为我们学到了很多知识,增加了许多理性,却因此失去了想象力。’”她想:既然爸爸能讲这个故事,也没准儿,他自己也曾经试图发挥过想象力,但是却被别人给推向了边沿,被视为异端。在更多的时候,社会更愿意告诫别人,只能接受一个答案。但是,如果只讲求一个答案,就会在得到这个答案后,停止了继续探索……

此时,牛局长心里也在琢磨,也把思考对象放到了同一个人身上。以他对市长的了解,他及有可能做出一些常人觉得反常的事。从他刚才那些没头没尾的询问来看,八成又有了什么新的构想。他想试探我,或者启发我?还是影响我呢?到底想让我做些什么呢?

两人在那一时刻都陷入了各自的思考,还是牛局长首先从意境中回到现实。他看对方依旧在那里发愣,便问:“你怎么啦?没事吧?”

“哦,我没事。”任冲冲有些不好意思,赶紧转个话题:“对了,您刚才都和我爸谈些什么?”

“没什么,还没说完,他有事就先走了。说是还要找我…”

“肯定是在说媒体报道的事。”任冲冲倒满两杯茶:“尝一尝,我制造的功夫茶。”

牛局长一饮而尽:“哎呀!还不都是茶味儿?其实用一个大壶多省事儿…”

“不一样,肯定有区别。”任冲冲想了一下说:“很多事儿就是这样,倒腾来倒腾去,就发生了变化。拿眼下的事情来说,经过大量的报道,那片山林就会产生新的的意义。”

“你在比喻?”牛局长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您好好想想,我想走了。”任冲冲站了起来:“谢谢您的茶艺。改日,我请您吃饭吧。”

“你行了吧,都还不挣钱…”

“快啦,兰一飞已经决定向生命研究中心注资。那时,我请你们大家吃饭。”

“行,我肯定去!”牛局长望着对方走出茶艺室心想:“这丫头好像是要长大了。”

……

欢迎续接,来稿请投至;quweibj@163.com

                                                                           2012.11.21.


微信图片_20200130211203.jpg

2020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