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澳优 澳洲特价保健精品
澳大利亚的多种保健佳品

   

    微店:曲老师珠宝/哲学工坊

     

        微信:QLS068689

投稿 quweibj@163.com


微信图片_20180305212531.jpg

传说网网络滚雪球和投稿的方法


."网络滚雪球"方法:

    除新闻类栏目外,原则上其余栏目均可进入“网络滚雪球”文字游戏程序。一为“攒雪球”:写作发起人写开篇,然后交他人续接,自己也可以续接;二为“滚雪球”:或纵向续接他人所“攒”之“小雪球”,将其滚大;或横向就同一主题独立成篇,另“攒”一个“小雪球”;以上方法都可以逐渐滚写成“大雪球”;各个“雪球”逐渐合并滚成全网站的“大雪球”。


二.投稿方法:

   “攒雪球”即撰写开篇的作者,可将稿件投至下面的邮箱,注明文章的标题、尊姓大名(笔名)及联系方式;“滚雪球”续写的作者,可以直接在文章下部的评论中续写,评论栏目最多可输入文字900字左右,如果一次上传容量不够,可以分多次上传,并请注明序号。无论是“攒雪球”还是“滚雪球”,本网将择优正式发表。我们尤其热烈欢迎“文学青年”试笔,展示风采。

  

  投稿信箱:quweibj@163.com1602929101@qq.com

  投稿微信:QLSYW418

  传说网在线 QQ群:196314717,欢迎传说网友入群交流


传说网微信公众号子系统

异动--山林之谜6  续接人/沉磨>胡警官不厌其烦地描述了自己是怎样不辞辛苦的走访......

 二维码
文章附图

山林之谜6

沉磨


仅仅过了几个小时,到了下午的时候,胡警官便急匆匆地赶了回来。他向牛局长报告,说那位叫霍勇的探秘者可能是失踪了,自己找遍很多地方,都不能寻觅到那人的踪影。

胡警官不厌其烦地描述了自己是怎样不辞辛苦的走访了所有能够想到的知情人。他首先想到的是兰一飞。因为,那天傍晚自己和霍勇从葫芦谷出来分手的时候,亲耳听到他在电话里与兰一飞约好,晚上要在一起吃饭。可是,当他费尽周折找到兰一飞时,对方的告知却令他大失所望。兰一飞说自己那天晚上确实和霍勇见过面,两人吃完饭后又一起去了贵中贵大酒店的地下歌厅唱歌,唱到了晚上大约11点多钟的时候,霍勇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说要去鲁大强家取行李。就劝他明天再去,他不干,非说那里面还有一些东西很重要,必须要马上就走,结果把自己一人丢在歌厅,人家老先生急匆匆地走了。此后便再也没有联系,发生的任何事完全不知道,绝对与自己无关。他还打听究竟出了什么事,我当然是含糊其辞,让他自己琢磨去吧。后来,我马上就赶到了鲁大强家,那边的情况更让人失望,他们家人都说:那天晚上霍勇绝对没来,也没有任何人往这里打过来电话。

牛局长瞪着眼睛,望着胡警官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好像是在听一个传奇故事。

胡警官继续说:“后来,我就去查找全市的宾馆、旅店、洗浴中心、歌厅、游戏厅等等,可是一无线索,所有单位都说此人没来过。我又去了长途汽车站,人家说什么人都不可能坐长途,因为那个时间段,末班车早都没有了。我最后就想到那天晚上他都跟谁通过电话,到电信部门一查,果然就发现了问题。他那晚向外打了仨电话,接了俩电话。打的仨电话一个是北京,一个省城,一个本地。您猜,那个本地电话是谁的?”

“别废话!”

“是…是个座机…”

“快说!”

“是任冲冲家的座机。”

“啊!市长家里的电话?他们从什么时候走的这么近?”牛局长大感意外:“不是说他一到这儿就进山了吗?”

“是呀!”胡警官也显示出惊奇的样子:“您还不知道,其中有一个打给霍勇的电话是任冲冲用手机打的,时间恰好就在11点整。”

“说了多长时间?”

“也就两三秒钟。”

“霍勇打给他们家的呢?”

“也很短,都是几秒钟。”

“也就是说,他们很可能早就约好了什么,不需要再费那么多口舌了。”

“您的判断简直太精辟了,我就没有想过那么仔细…”

“你把时间都背下来了,说明你小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灯!”

“嘿嘿…什么都不能逃过您的眼睛。”胡警官显得十分恭敬。

“行啦,”牛局长的表情忽然变得异常和善:“又不是让你抓逃犯,用不着那样步步紧逼,穷追不舍,是吧?随他去吧。”

“难道不用再找那个霍勇了吗?”

“找到他管什么用?他又没犯罪。”牛局长摸着自己刚刚冒头的胡茬儿:“他是一个大活人,一个成年汉子,可以四处乱跑,用不着我们为他操心。”

“您说得对。我觉得那小子都没和兰一飞说出实情…”

“等会儿,我们去和兰一飞说说看嘛。”

“他什么也不知道,我都问过了。”

“废话!把我们知道的事儿告诉他,明白吗?”牛局长望着对方木讷的样子:“要看兰一飞怎么想,没准还挺好玩儿呢,嘿嘿嘿…”

“不…明白…”

“动动脑子!”牛局长洋洋自得:“你想,在我的印象里,好像是兰一飞把霍勇约过来的,对不对?”

胡警官点点头。

“那么,霍勇刚刚来这么几天,又都在山里,他应该不认识任冲冲…”

“如果兰一飞介绍他们认识了呢…”

“不可能!什么目的?什么动机?什么需求?都不存在!再说了,那兰一飞自己还都没和人家混熟,怎么可能让那个虫虫为一个陌生人做事呢?”牛局长非常自信:“我看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以前就认识。否则,怎么会用如此简短的方式通电话?”

“您分析的太好了。”

“还有,也要探一探那个任冲冲,我倒要看她怎么编故事。”牛局长眼睛左右移动着,似乎在盘算着什么,停顿了好一会才说:“这样,我先不出面,我一露面就显得像出了什么大事,她反而更有戒心。你去,找个时间,假装无意间恰巧路过,然后顺便进去看看,先问候霍勇身体如何,再顺便打听他还进不进山,需不需要帮忙等等。见机行事,想办法去套她的话,懂了?。”

胡警官连珠般地点着头。然后快步走了出去。

牛局长把胡警官派走后,总觉得还缺点儿什么,想了好一会儿,又把陆警官叫来,要他仔细查看贵中贵大酒店的监控录像,捕捉所有与霍勇相关的踪影。最后要求内勤人员从他们送交的稿件入手,找出它最早的出处。

到了临近下班的时候,这几路人马都有了消息。

陆警官是首先返回来的。据他介绍:由于V市在安装监视器方面刚刚起步,只有少量的布控,仅仅在市委、市政府、贵中贵大酒店等为数不多的重点区域进行了安装。因此,可以查寻的范围有限,工作量也不大。在对贵中贵大酒店大堂监控录像的查看中发现,霍勇和兰一飞确实是在当晚10时许一同进入酒店。可是,当晚没有他们离开的记录。其它区域的监控也没有发现此人的踪影。经过对酒店服务员以及安保人员询问,原来该酒店还有两个出口,一个是安全通道,用于防火防灾;另一个是员工专用通道,主要是员工从单位宿舍到工作场所经过此处。这两个地方都可以直接通到外面,可都没有安装监视器。因为当时已经是夜晚,所以也没有谁见过有什么外来人员从这两个地方进出。

“那么,这表明了什么呢?也许霍勇可能还没有离开贵中贵?也许他从其它的通道走了?那么,谁告诉他还有其它的出路?他为什么不走正门?为什么要做的如此神秘呢?” 牛局长在不停地琢磨,这是他的职业习惯,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会自觉不自觉地反复思索,一直想到连他自己都觉得多余:“啊—呸!又不是什么刑事案件,费那么大脑子干什么?再说了,也不关我们什么屁事,瞎耽误什么功夫?”尽管他时常这样提醒自己,却始终不能把注意力转移到其它方面。他隐隐约约觉得这里面似乎存在着一个悬念。后来,他想起最近这一时期,先后出现了什么乌木、弹药箱、日军仓库;什么陨石坑、夜明珠之类的东西。他还想到一定是有人编造了那么多的离奇故事,想到这小子说不定与市长家有着某种不一般的关系,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这个霍勇的身世弄个清楚。


酒店楼道.jpg


当陆警官离去不久,胡警官就匆匆赶了回来,他说:任冲冲供认不讳,并不隐瞒与霍勇接触的事实。她说那天晚上,人家临时有了急事,需要连夜赶到省城。原本想找市长帮忙解决交通问题,但市长可能因为最近事情太忙,办公室电话始终没人接,手机也没开,他就给我们家里的座机打电话,正好是她接的。他让她帮忙,她也没有别的办法,所以骑三轮摩托送霍勇到临近的火车站。说霍勇开始还想到西隅取点东西,后因时间太晚了,怕赶不上火车,就不去了,又转回来直接去了火车站。她自己送完人,又不敢一个人走夜路,所以就在当地的一个高中时的女朋友家住了一宿。

对这样的解释,牛局长只是一笑而过,对于这种编的漏洞百出的说法根本就不相信。他早就料到这丫头会编出一百个理由来打圆场。如果真是像她说的这样,首先那霍勇完全可以在贵中贵大酒店叫一辆出租车,也不必瞒着兰一飞。另外,要想把这件事说清楚,几秒钟的时间也绝对不够用。这里面疑点多了去了,肯定是另有情况。

“你就没弄清她是住在什么同学家了?”牛局长问。

“人家不说,她说是什么闺蜜,如果您想知道,她就偏不说…”

“你傻呀?让她看出来是我派你来的!”

“不是我傻,我刚一进门,还什么都没说,她就一口断定,肯定是您派我来的。”

“那就是我傻?”牛局长呆呆地愣住了,许久才喃喃地咕嘟道:“这丫头…她竟然把我给算到了?!”

“她还说呢,”胡警官看出局长疑惑的神情:“她说,您想知道什么,她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准是又要讹诈我一顿饭。这家伙是个吃货,就不怕吃成一个肥妞?将来还嫁的出去吗?我坚决不同意。”

“她不是这个意思…”

“她除了吃还会干什么?”

“她这次不是吃,她是想和您借一辆车开开,她说她的那辆三轮车不方便,不挡风,不挡雨,不安全…”

“她想得美!她得求我,得请我吃饭才行!再说了,她会开吗?有本子吗…”

“她会,我就曾经教过她。她的本子是不久前考的…”

“你们绝对是串通在一起敲我的竹杠,她怎么知道我们有闲置的车子?”

“谁都知道我们有一辆快要报废的车,已经在车库里停放了很久了…”

“就是你们告诉她的。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牛局长无奈地挥挥手,示意对方可以离开了。

之后,牛局长打电话叫内勤人员到自己的办公室来并打开了电脑,很快调出一个叫做《历史遗迹》的网站,他被告知:以前所有媒体转载的关于V市传说的故事,均来自这里。

牛局长翻动页面观看,觉得里面涉及的内容十分广泛,天文、地理、历史、文化、军事等等,五花八门,图文并茂,尽是些奇闻怪事。既有自主采集的也有转载别处的,看上去似乎是不求真实,只图猎奇。

一组图片吸引住他的眼球。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地方,从文字说明中得知,那是各种陨石冲击地面所形成的地貌。其中有几幅陌生地貌的照片,其标注的地点竟然就在V市境内。只是,无论怎样比较,都与其它的陨石坑大不相同。因为,这里的植被要比其它地方更加茂密,在树木的遮盖下,一点也没有“坑”的感觉。

他随意地点击着鼠标,忽然地,他被其中的一个标题所吸引,题目是:《对越反击战记忆》。他开始翻阅里面的内容,一幅照片特别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的目光许久都停留在这里。他觉得十分熟悉,好像在那里见过。想来想去,忽然记起自己家里也有一张。那是1985年老山战役中,一次战斗刚刚结束时,一位战地记者在前线为战士们拍下的纪念照。在这张照片中还能看到自己躺倒在担架上伸出胳臂做出V字形手势。还可以看到任市长当年时的样子,他灰头土脸,一点也看不出年轻人的神气。其实,照片中的每一个人都显得风尘仆仆疲惫不堪,只有自己的那个手势代表了胜利者的姿态。

他记起那次战斗之后,自己因受伤被转移到后方,不久,在伤势好转后便由于伤残而复员了。后来是任市长将冲洗出来的照片寄给自己。那时,任市长已经是侦查排长。

牛局长最初的印象是,这个网站里所讲述的内容,基本上就是捕风捉影般编造出来的故事,无非就是为了获取点击率。现在,当他仔细看过照片以及所描述的战斗经过后,便改变了原有的想法。因为他知道,这份材料可不是胡乱编造的,如果没有亲身经历,很多细节是绝对编不出来的。他开始有些相信,也许这其中还真的发生过什么,只不过,由于忽视的原因,由于迟钝的处事习惯,很多就在自己身旁发生的事都没有引起我们的注意。他不由得产生一种冲动,是那种因为瞬间生出的好奇而突发的寻觅愿望。他关掉电脑,起身向外走去。在单位大门的外面叫了一辆出租车,向西隅方向而去。

在距离西隅镇不远,原先是动物保护协会的地方,正在进行内外装修。兰一飞已经和杨双、任冲冲签订了5年的合作协议,打算将这个他认为土里土气的院子改造成一处具有文化气息的院落。以后就在这里居住、办公以及进行一些艺术品加工的活动。目前,虽然大部分地方仍然在施工,但办公室已经装修粉刷完毕。里面还置办了办公设施,使来人看上去便会感觉到,室内的一切都显得很是大方舒适。

牛局长进来后就有这样的感觉。他先是围着屋子转了一圈,这才对着坐在宽大写字台后面的任冲冲说道:“嗬,没想到,才这么两天就鸟枪换炮啦!”

“妒忌了吧?”任冲冲笑容满面:“早就知道您会亲自来,是无利不起早吧?”

“妒什么忌?比我那里还差着呢。起什么早?图什么利?我是来看你怎么敲诈我的!”

“您要是怕被敲诈,连来都不会来,早就躲没影儿了。其实,不愿意借是您的本意。可是呢,您心里面又很疑惑,所以…”

“你歇菜吧,不要总是把自己装扮成一头老谋深算的家伙,会变成巫婆的。”

“呦,别说的那么难听。以我对您的了解,您肯定是又感到什么疑惑了,想问个究竟。对不对?”

“你多聪明呀,总能猜出大叔在想什么…”

“哈哈哈…”任冲冲得意地笑出声来,低下头想了片刻突然开口说道:“好吧,我告诉你。我们呢,早就认识。我原来不想说起这些,都是过去的事还提它干什么呢?可是,您既然非要问,也不妨说开了好。那一天,就是你们对那些动物们展开围剿的那天。我一个人进入了山林,去寻找猪四筒。我也不知道它在哪儿,也不熟悉山里的地形,后来就迷失了方向。那时,天色已经开始渐渐地暗下来,我无路可走,只好座靠在一棵大树下,无助、无望。就在这时侯,我看到一束光亮在密林中闪动,而且是向我这边移动的。我不敢出声,只是默默地注视。当那团光亮一点点靠近我的时候,我看清了,原来那人就是霍勇。也是他带着我穿越丛林,最后到达临县,再从那里又去了省城。就是这样,全都告诉你了。”

“不可能!他又不是狗,怎么能在黑暗中直接就找到你?你说的肯定不是全部,你瞒不了我。可你放心,我也绝不追问,我反正也没有求你,是不是呀?”牛局长原本严谨的表情一下松弛下来:“不过嘛,以前嘛,我也是无奈,现在就向你赔个不是。走吧,咱们找个地方,我请你吃饭?”

“这可是你主动说的。”

“没错。”

“可我不想去…”

“什么意思?你还记仇啦?”

“先答应把车借给我,”

“然后才吃饭?”牛局长自感到被对方牵着鼻子走:“我跟你说,那车坏了…”

“我去修。”

“好好好,你去修,去修吧,要花很多钱呢!”

“这你别管,兰一飞出钱。”

“原来是这样,”牛局长似乎有所觉悟:“不过,车牌得摘掉,必须摘掉,不然不借!说什么都没用,绝对不借!”

“哎呦喂,不就是一辆破车吗?我们就用几天,不想借就算了,饭也不吃了。”

“那你必须告诉我,你是怎么和霍勇认识的?我要听细节。”

“还是疑心重重嘛!”

“你这狡猾的家伙,吃饭时告诉我。”

……

欢迎续接

2013.6.26.



投稿至:

quweibj@163.com



微信图片_20200130211203.jpg

20200109